首页 > 同门斗智3

你,痴情将军白不,我现在的身份是什么?司寇羽,司寇国三皇子,家喻户晓的纨绔子弟,好酒,好赌,好美色,整日留恋青楼。

爹,玉无暇魅冷您咋了两人赶紧往起扶他。日本货?他来了劲:痴情将军白打狗日的小日本时,痴情将军白我们常能吃喝上那些东西,什么喀啡烟呀,水户缺头呀,富士酒的,嗨,那时候儿狗日的们杀咱抢咱惹火了咱,都起来跟狗日的们干,常是打倒狗日的们一片,缴来狗日的们的枪炮和吃喝,我们越打越上劲,直想把狗日的杀个断子绝孙……悦子听得竖起了眉。

他坐立不安,玉无暇魅冷眼看就要魂儿出窍,他就手从货架上拿下瓶高度二锅头,一猛气灌了个半斤八两才压住邪儿,在躺椅上稍作息缓,便晕过去了。他细盯量片刻,痴情将军白拿刀指着悦子:丰收、富生我认了你,小日本操的,我不认你,快滚回去,滚慢了,老刀宰了你。一眨眼,玉无暇魅冷他看到满地都是刚被小日本砍了的尸身,秀娣的裸尸,有金的无头尸,周身黑乎的矿工……他闭住眼,脑子里也是惨景连连。

你那富生呀,痴情将军白准是游二狗、何仁道那号儿腿子汉奸转世的,他俩搭上一个被子,小心连你也卖了。他冒着汗喘着气缓了一小会儿,玉无暇魅冷才定了神,是小日本糟他了。

啥,痴情将军白日本人,就是杀咱们操咱们抢咱们的那个日本?他大惊失色。

爹,玉无暇魅冷是我们,丰收,富生,悦子。赵红梅拿了衣物,痴情将军白爱不释手,左瞧右看半天,然后便把两个哥哥往屋外推,赵红兵笑道:我是你亲大哥,你换外衣还怕什么丑。

接下来几天,玉无暇魅冷赵红兵便带着大国每日跑县城,办理一些手续。红梅急了,痴情将军白说:不是,我的秋裤有个破洞。

赵红兵喝了一肚子酒,玉无暇魅冷也没什么胃口吃饭,饭局结束便乘坐马局长的吉普车回了家。赵红兵含糊其辞地说这件事他会尽力,痴情将军白但能批回多少,不敢打包票,唯一可保证的是,即便是市物资局的价格,也不会比他这边低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