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不想传闻的那样宗门里的人都怕你疯癫啊,朗情曼意我看周围的师兄弟都无视你的。

哦对了,朗情曼意我先带你去看看父亲,他很想念你。难道这人死了?而且刚才自己抬他脖子的时候也软绵绵的没有骨头一样,朗情曼意这人的脊椎不会也断了吧。

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大哥?好吧,朗情曼意先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再说。并且自己现在到了古代,朗情曼意也没有地方能够住,唯一的办法就是冒充这个人回家住,然后在打算下一步计划。看出嬴政脸上疑惑的表情,朗情曼意这人感到不对劲,七弟,你怎么了?我是你大哥啊。

难道是在玩cosplay?诶诶,朗情曼意醒醒,醒醒。上面的内容,朗情曼意大概就是那人的父亲病重,希望那人能够及时赶回家看望父亲。

既然人已经死了,朗情曼意那总得找到他的家人来给他收尸吧。

诶,朗情曼意这人怎么不醒,朗情曼意不会晕了吧?嬴政打算给这人掐人中,可是他无意中抬起这人的头来,发现他的脖子软绵绵的,好像没有骨头一样,抬起头的那一瞬间,嬴政立刻吓得跳起来。秋月,朗情曼意拿酒来,我们要一醉方休。

秋月闻言,朗情曼意掉头就跑,此时二老们更是乐开了花。谢天龙兄妹二人也来个唱双簧,朗情曼意一旁的辰东捂着嘴偷笑,好是可爱。

二弟,朗情曼意麻烦你再跑一趟吧,此事必有古怪。在下谢天龙,朗情曼意我只是一散修,听辰东说二位为人正直,特带舍妹秋月前来拜访,唐突之处,还请道友海涵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