俩人来到海底世界,节妇长长的多层钢化玻璃隧道,节妇隔绝着蔚蓝色的水域,里面游弋着各种海洋生物,有红海星、海龟、弹涂鱼......等等,里面又有潜水员伴游,真是美轮美奂。

殿主半个月没现身了,节妇很多人都说殿主像封天一样……大脑袋小心翼翼地说。白瘦道士一听,节妇气得冷笑两声,节妇道:大哥,你看这家伙根本不把我们诛魔会放在眼里,还包庇魔族的内奸,不杀能行吗?黑胖道士也气得怒目圆睁,他从背后慢慢抽出宝剑:哼,敬酒不吃吃罚酒。

原来小伯牛每天早上爬山练习拳脚,节妇大概七八天前,节妇他在山上却被刺鼻的血腥味儿惊到,循味找去,发现有个白衣青年坐倒在山洞里,半边身子染成红色。他们声称玉佩是仙师之物,节妇后来被魔族偷走。小伯牛心地善良,节妇又见受伤的人温和风趣,就带他回家疗伤,弄东西给他吃。

白瘦道士看到云汐鄙视的笑,节妇更是愤恨,他一挥宝剑,那大剑虚影朝云汐三人猛斩而去。有美人尖的黑衣人低喝道,节妇在诛魔会乱嚼舌根可不好。

我记得上头曾说,节妇会请过来一个高手来加入诛魔会,帮我们对付魔族,会不会是他?有美人尖的黑衣人道。

应该不会,节妇如果来的是盟友,娄堂主怎么会不知道?郭廊主说,不管了,上头命令下来了,我们做就妥了。没想到,节妇你居然是练体术的练体者,节妇大意了啊,一开始就将你定义为魔法师不是你大意,幕孤缓缓地说而是就算你知道了,结局也是一样,有区别吗?哟,还挺狂的啊,血魔阴测测地说着,用手轻轻擦拭着嘴角溢出的鲜血,随后道我的血,可不是白流的将带血的手按在地上,鲜红的魔力包裹着这只手,一个血红血红的魔法阵显现,以此为圆点,鲜红的魔力形成为一个圆环,如动荡的波纹,向四周极速扩散开来。

咦?血魔惊咦一声,节妇随后不得已撒掉了自己的魔法,他从未经历过如此匪夷所思的情况。血魔摇晃着站起了身子,节妇一缕格外鲜红的鲜血顺着嘴角边滑落,衣服上也变得风尘仆仆,整个人在此刻看来,狼狈不已。

节妇哈?剩下不到一百多具的人形魔物再一次将幕孤围了起来。终究有所防范,节妇血魔在刹那间便举起手进行了格档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